© 瓜田|Powered by LOFTER
坑多人懒,只嗑不产。
人怂画功烂,垃圾透明日常po。
图片私用随意,商用禁止。授权相关私信不回复,不发原图。
请勿转载,包括站内和站外转载。
约稿自带价。

呜啊啊 谢谢墨墨!!!一起萌63遇到大家真是太好了!!!QAQ

墨洛温:

请勿任何形式转出lft平台,RPS不要捅给真人。

那就……好久不见!三次元变动的关系最近特别忙TUT……

然而还是被官方齁着了,摸个鱼——对啦就是迪士尼那个非常未来的过山车的梗~基本是基于那个项目的设定,其实当时自己去玩的时候就想过要写。【某些角色的行为请自行代入最近的事件,以及……岚少来打了打酱油233

这篇送给我苍 @瓜田 ,迟到了一个多月的生日礼物【真有脸说……虽然预约的是荼岩然而……梗没摸出来,送你一篇本家吧TUT

——————————

归队

“比赛结束。防护锁解除,请两队成员打开护具,30秒内离开赛车。”

陆之遥解下头盔,重重地锤了一下车把,却也无计可施,推开卡在背部的固定装置,抬腿从赛车上跨下来。

又输了啊。

然而周遭的一切都是自动程序,并没有什么人分享他的感情。排成两列的赛车随即被赛道上的传送装置运向后勤车间检修,而供赛车手们行走的道路在检测到人体重量之后已经贴着踢脚线亮起了一排浅蓝色的引导灯。

——和那个人的比赛服一模一样的浅蓝色。

陆之遥晃了晃头,把那张挥之不去的脸孔从脑海里面暂时甩开,沿着引导灯快步走向会议室。

再怎么沮丧和不甘心,他现在也还有事情要做。他是这支队伍的队长,分析比赛、总结经验、写书面报告、甚至应付赞助商那边的怒气,都需要他出面来做——看上去,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创极光轮摩托是随着弹射式高速轨道系发展起来的,最初只是作为游乐园的体验项目,随后很快水涨船高,笼络了大批粉丝和爱好者,很快从民间小团体发展成了正规的团队竞速运动。

得益于出神入化的虚拟实境技术,不同省市地区的队伍只需要按照相同的图纸修正轨道,就可以在远程互联的状况下进行比赛——电脑会通过头盔链接的VR装具自动从视觉上模拟出比赛的排位状况,甚至能连碰一并模拟。

五六年过去,这项运动的关注程度一直没有从“炙手可热”的状态冷淡下来,相反地参与者越来越多,投资商的手笔也越来越大。

并不奇怪。沿着空中走廊走向会议室的路上,陆之遥一边低头俯视着下方空荡荡的花园一边想,只有真正驾驶过创极光轮的人才会知道那种上曱瘾的感觉。

沿着赛道飞驰、攀升、俯冲,你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由自己控制的,有过山车的刺激,缺少了过山车的束缚。自由落体式的加速俯冲过弯,失重和离心感带来的是飞起来一般的感觉——没有安全带绑着,想要获得多大的速度全靠自己掌握,那种感觉是会成曱瘾的。

但是……

会议室的门在陆之遥走到近前时无声地滑开,他的队友们不需要和赞助商汇报什么,已经先一步等在那里了。听到脚步声,他们纷纷向他扭过头来。

没有那张曾经朝夕相处的面孔。

陆之遥叹了口气,走到前面坐下来,轻轻敲了敲手腕上的移动终端,在半空中打出一个半人多高的屏幕,一言不发地回放了比赛录像的慢镜头。

一直到两分钟左右的位置才按了暂停。

“朱峰,你和孙乔一定要守好弯道,这回又是一路领先最后三个弯道让人家连超了三辆车,结果总排位成绩就到我们前面去了。徐总今天……算了不说徐总,这人也不怎么地道。你俩也别有压力,下回过弯的时候记住给内外侧都守好了啊。”他隔空点了点画面上被对手超车的画面,“基本上我们队现在有能力全程领先的只有我和阿皮,你们两个要是守不住弯道,后面周岚他们几个的领先位置是保不到最后的。斗鱼他们那头有几个后程加速太逆天了。”

他右手边的短发女孩看上去也有点沮丧,却还是伸长手臂拍了一下朱峰的肩膀。

“周岚你也是。”陆之遥点了点她,“回去和你家申逸说,谢谢他的装备这回过弯感觉流畅多了。我刚才看过数据统计,基本上所有人的成绩都比上一场有提高。”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没人为这个算得上是好事情的消息觉得开心。

“行啦,不就一场比赛,你们至于么。”陆之遥关掉录像回放,“别的问题暂时也没法解决,今天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这个赛季我……我们的比赛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虽然总排名还没出来,不过是什么情况大家心里应该也都有数。下一个赛季一个月之后才开始,我这个周末会做好新的训练计划,下周一来讨论——散了吧。”

“老陆。”

他的队员们开始沉默离开,周岚没有走,一直等到会议室差不多空了,才叫了他一声。

“嗯?”

“徐逸是不是又给我们施压了?”

陆之遥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

“没事儿,不该你操心的事别操心,我顶着呢。配置的问题我会想办法,明天我和徐逸约了晚饭,讨论一下挖角或者看看能不能招几个新人。我们这边队伍结构有问题,缺一个支援足够灵活的人来支援保护,我知道。”

周岚轻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再加新人?”她问道,“你可别和我说你觉得在我们连输了这么多场之后他还会同意再加新人吧?要想让新人进来,除非我们队里有人走——或者肖尧愿意回来。说到这个,老陆,你真的……不打算再……?”

“别说了。”陆之遥穿好了外套往门外走,一边背对着她说,“这件事没什么好商量的,他不愿意的事情我不会勉强,只有这一条是绝对的底线。”

“明天……徐逸那边你准备怎么和他说?”周岚稍微提高了点声音,语气里带上了一点怒气,“我们都知道徐逸是什么东西,除了有利可图之外,他不会为其他任何目的拿出资源。这个季度我们队的曝光率和支持率差不多只有去年的一半左右,和巅峰时候基本没法比,再这么下去不是招新人问题,而是队伍会不会解散重组的事。是,你和我,还有阿皮朱峰他们都没关系,就算徐逸不要也有的是投资商抢,但是那些替补和没什么名气的新人呢?他们怎么办?”

陆之遥站住了。周岚说的他当然想过,这个赛季以来,作为赞助商的B站对他们的表现越来越不满意,徐逸更是几次向他暗示了重组队伍的意思。然而……他毕竟只有一个人,左右不了那么多事情,控制不了徐逸的决定,也解决不了新人和替补们的出路。

“抱歉。”他还在想着怎么回答,周岚却突然低声开口了,“我有点着急了,不是想用这个绑架你,我是生徐逸的气。但是……队长。”

她的语气郑重起来,不再用平时亲近随意的老陆,而是换上了比赛时才会叫的称呼。

“队长,你不用一个人都扛着的,肖尧他……他应该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么进退两难。”

陆之遥无声地叹了口气,保持着背对着她的姿势,挥挥手出去了。

 

二月初,春节刚过,然而连烟花都是由全息系统模拟的城市丝毫看不出什么过节的气氛。街道一尘不染,浮空车从头顶无声地掠过,大楼密密麻麻直插天际,城市就像一座拥挤而一丝不苟的蜂巢。

据说,旧时代过年时会点燃硝酸钾和硫磺的混合物,整个除夕夜都充满了热闹的爆竹声,第二天的街道上会留下满地红色的烟花爆竹包装纸,空气里都会弥漫着淡淡的硝化物燃烧后的气味。

想必很热闹吧。

直到走到了肖尧家楼下,陆之遥都没有明白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明明说了不想强迫肖尧做任何他不愿意的事情,却到底还是……在丢盔弃甲结束了一个赛季之后,跑来了他的家。

就算说不是来劝他归队的也没有人会相信吧。

肖尧和他曾经是队友。虽然算年龄他要比肖尧大上不到三岁,但是按资历来排,肖尧甚至是早他大半年入行的前辈。这人速度不算快,却胜在一个灵活精准,每次都能妥帖精确地封锁弯道,从来不给后程加速型的对手提供发力冲刺的机会。他们两个从相遇之后就一直是搭档,陆之遥负责带先头部队冲刺拿排位成绩,而肖尧则带着后续支援的队友封锁弯道和冲刺区,不给对手超车的机会。

那几年,他们的队伍几乎是所向披靡的,横扫整个赛季的全年度总冠军。

相比之下,如今就颇有点暮去朝来门前冷落的意思了——去年年初,带肖尧入门的前辈夏优因为安全事故伤了眼睛,虽然日常生活不受影响,却终归不能再上赛场了。这位传奇人物的退赛真相却被徐逸为了所谓“队伍不能有污点”而草草掩盖,几乎没人知道。

也就是那一役之后,肖尧对队伍的赞助方彻底寒心,紧跟在后面的新赛季宣布了退出队伍。

那时候,陆之遥没有挽留。他只是沉默地看着肖尧收拾好东西离开。但是肖尧也没有再加入别的队伍,哪怕几乎所有邀请都开出了天价一般的待遇。

“之遥,我不想和你在赛场上当对手。”

——那时候他这么说。

电梯一声轻响,在63层敞开了大门。陆之遥还没从回忆里走出来,只是习惯性地走到门前,却迟迟没有去按门铃。

近两个月的封闭训练,他感觉他们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

哗啦一声,门就在陆之遥面前突然敞开了。

肖尧裹着防寒衣站在门口,一手拎着个楼下超市的手提袋,显然是要去买东西的意思,看见门口的陆之遥,他愣了一下,笑开了。

“之遥,你站我门口等嘛呢?”

 

肖尧当然明白陆之遥来找他的意思,也明白陆之遥的犹豫和迟疑。

所以他没有说话,只是把空袋子挂回玄关上,伸手拽住了陆之遥的手臂,把人拽进屋里。

触到对方手腕上裸露的皮肤,冰冷的温度让他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

“我的妈,你站那儿多长时间了?”他一边抽冷气一边把人推到客厅里,另一手点着墙上的全息投影把空调温度升高了几度,“我真是……我服气了你不知道冷吗?”

“肖尧,我……”

肖尧没理他,转身去厨房翻了翻,先端了一杯热牛奶给他。

“喝了。”他说,“放过焦糖。茶几下面的架子上有蜂蜜,你自己加。”

陆之遥捧着那个杯子,又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了:“你……真的不再回来了吗?”

肖尧垂下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稍微沉默,唇角却出卖了心情,一点一点挑了起来。

“我知道你讨厌徐逸,我也不喜欢他。”陆之遥叹了口气,“但是,肖尧,我们……这个赛季……”

肖尧抬起头,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就看见陆之遥倏地停下了话头,抬起头来和他对上了目光。

犹豫,试探,又藏着巨大的期待。

“他想充足队伍了吧?”肖尧问他,“我能不知道你——就你。你还想保住队里的新人和替补……”

他停顿一下,深吸了一口气。

“那你自己呢?不说队伍,你自己怎么想的?”

这一次陆之遥沉默了很久。最后他看向窗外灰色的天空,低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一直没和你说。肖尧,我不希望你勉强自己做任何你愿意的事情,所以那时候我没挽留你。但是你要是问我自己……我很想你,想和你一起上赛道。肖尧,我很想你回来。”

肖尧笑起来。这一次他握住了陆之遥放在茶几上的手。那只手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冰凉了,但终归还是带着些许凉意。

“好。”他说,“我回去。”

他仍然讨厌队伍的赞助商和高层,仍然想要远离他们。但是……如果陆之遥需要他,如果陆之遥说很想他……

那么他愿意为了眼前这个人回到那个赛场上去。

他自己也很想念和陆之遥一起比赛、一起训练、一起捧起总冠军奖杯的日子。

 

“发现队伍新成员,正在扫描……正在扫描……扫描完成,开始录入识别系统……”

机械的电子音在头顶响起,人工智能在他们面前弹出几个用来扫描录入的全息屏幕。随后,大门在面前敞开,通道里亮起浅蓝色的引导灯,通往训练场地。

肖尧向陆之遥转过身来。

“队长,肖尧归队。”

“……嗯,欢迎回来。”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