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田|Powered by LOFTER
坑多人懒,只嗑不产。
人怂画功烂,垃圾透明日常po。
图片私用随意,商用禁止。授权相关私信不回复,不发原图。
请勿转载,包括站内和站外转载。
约稿自带价。

太可爱了呜呜呜 成全我的野望!!!QvQ苏苏道长和软绵绵小动物!

打败君:

这个人正文都没写就开始写外传了(被打。

都怪 @vanished  宝宝画的劫风道长和雪纹宝宝太可爱!

依旧无CP,搓个段子玩

---------------------------------------------------------

外传一

 


修道之人不近女色

 

 

却邪挺不喜欢和劫风待在一起的,不为别的,就因为只要这个师弟在的地方,就会很吵。

比如说前天,劫风解下面具放在一边,斜坐在水边的雕花飞窗窗沿,安静看一本不知道从哪个路边摊淘到的孤本小说,那些女孩子突破天际的尖叫差点没把却邪烦死。

看书就看书,选平时修炼的断崖不行吗?坐在游船画舫上,过处的河堤上到处是怀春少女,又让别人看得见摸不着,这不是欠吗?

却邪很想把劫风一枪捅到水里去,所有妨碍他喝酒的人都去死。

“而且你忘记师父交待你什么了吗,师、弟?”

劫风侧头看却邪,一双桃花眼里满是玩味。他轻巧地从窗台上翻落,宽袍像流云一样舒展开。他凑到却邪身边明知故问:“你说的修道之人不近女色?”

却邪无语,对上他这个非常明骚的师弟,他总是想翻白眼。

“你有本事撩十字星去,看她不用那个形状奇怪的法器敲死你。”却邪又灌一口酒。

劫风“哎哟”一声,“那个小姑娘算了吧啊,好暴力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劫风脸上笑容一点没变,还有点跃跃欲试的模样。却邪想到上次连自己也被十字星追着一起打的悲惨经历,连忙又满上杏花春。

还是算了……以后要离眼前这个人远点。

画舫靠岸之后,却邪和劫风下船,离织银湖不远了,再步行三天就能到。劫风懒得走路,又嫌化形累,一路上就搭着却邪。却邪现在脾气比以前好太多,所以虽然每天额头上都爬满十字,竟然还能忍住没有对不靠谱的师弟动手。

他们经过一小片密林的时候突然意识到空气变冷了,明明是晴天,前方的云层却有雪意。两个人都有点好奇,往前赶了一段路,看到了一个小少年,披着蓝灰色的斗篷,穿着木屐,一步一步踩在因他而落的雪里,边走边留下脚印。

“啊,真希望师父能再让我看一次晴天。”

小少年自言自语道。

“呵。”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冷哼。

雪纹吓了一跳,抬眼一看,眼前的人几乎裹在长袍里,烈风牵起他的长发,露出一张笑容诡异的脸。

雪纹的瞳孔骤然锁成一线,这张面具!

劫风……道长!

“哟,好久不见啊,小雪貂。”劫风撩撩头发。

雪纹握紧系在腰间的刀,努力抑制住嗓音的颤抖:“我……我已经修成太刀灵体,就算是道长,也,也不应该对我动手!”

“呵。”劫风大概是笑了,“这个世界除了不近女色这一条,还有什么规则能拘得住我?”

雪纹深吸一口气,一步都没退,他慢慢抽出刀。

“如果道长一定要如此,雪纹……不惧一战!”

劫风本来是觉得无聊,看到小熟人想玩上一玩。看到雪纹认真起来更开心了,手里搓了一小团风,想帮雪纹吹开常年陪伴他的落雪。

谁知道半道上被杀出来的却邪截住,战矛差点没把劫风的面具掀掉。

却邪的枪尖对着他,拦在劫风和雪纹中间:“我想起来了,这个孩子是那把伞罩的,想动他先跟我打过!”

劫风祭出法杖:“啧,你怎么有那么多后辈要照顾,烦不烦?”

 

然后他们终于打了一架。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