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田|Powered by LOFTER
坑多人懒,只嗑不产。
人怂画功烂,垃圾透明日常po。
图片私用随意,商用禁止。授权相关私信不回复,不发原图。
请勿转载,包括站内和站外转载。
约稿自带价。

谢谢打败!暗搓搓的设定居然都有投喂太幸福了ヽ(○´3`)ノ超爱他们的日常!

打败君:

人设来自 @vanished  的银武拟人~~


昨天和蜜瓜夜谈之后完善了设定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她心里的感觉 orz


注意粮食向友情向 没有CP设定


没写完 也不知道会有多长 先发一点 


祝大家新年快乐!!


-----------------------------------------------------


有兵器的地方就有江湖


 


1


 


荣耀大陆最近有件大事,一年一度的荣耀兵器榜排名公布近在眼前。届时,今年的主会场织银湖畔将会放下一张金榜,兵器谱从一名到十名一目了然。


排名由战绩、侠义和人气三部分得分综合而成。战绩顾名思义,和斩杀了多少野图BOSS在竞技场上胜负几何息息相关;侠义有关锄强扶弱见义勇为的各色任务,是较为弱势的兵器们慢慢爬榜的不二法门;人气则简单粗暴,每年揭榜前两个月,雪片般的选票纷纷从大陆各处飘往评选处,光是数选票就得一城的NPC们忙上一月有余。


去年摘得榜首的是碎霜·荒火两兄弟,当时决战冰雨惜败于两人。两兄弟一脉相承他们主人的脸,要多帅有多帅,极受广大女粉的喜爱。而一个碎霜就已经很强,一招巴雷特狙击不管从任何角度都能锁定你,再加上荒火策应哥哥的能力也很出众。更可怕的是,荒火确实,是,一个话唠。


一年又过去,今年的荣耀将花落谁家呢?


 


2


 


溪山城。


“冰雨呢?”灭神的诅咒随意用手杖拦住一人,问道。


“不……不知道。”被问到的人抖抖的,他知道灭神的诅咒是不折不扣的绅士,但他的尖角和尾巴还是怪吓人的,而且有传言说灭神的诅咒大人和他的使用者索克萨尔大人比起来,脾气相当乖僻。


灭神的诅咒闻言“啧”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他到底还去不去织银湖啊。”


 


冰雨此刻靠坐在溪山城外的古树上,一条长腿垂下荡来荡去,手里还拿着一只不知从哪个枝头折下的果子。


身边突然蹿出一道黑光,弯弯曲曲地指向他的眉心。冰雨把手里的果子就势一扔,用腿勾住树枝身形倒挂,下一秒钟果子被黑光缠住迅速拽到地面,被灭神的诅咒抓在手里啃了一口。


冰雨就那么挂着,看着地面上站着的那个穿着燕尾服的人,哦不,的神。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哦。”


冰雨脸色不太好,但还是几个纵身从树梢轻巧的翻下来,“走吧。”


灭神的诅咒是西方神,细细算来和灭绝星辰那个老年人谱系比较接近,但那个人实在很无趣,每天不是在咕嘟咕嘟的制药,就是在喵咪喵咪的逗猫,连待客之道都是万年不变的英式伯爵红茶。灭神的诅咒读过《马可波罗行纪》之后一直对遍地黄金的东方兴趣非凡,乃至对轻功、身法这些神秘的东方功夫非常好奇,要不也不会在第一次闯入冰雨的地盘的时候,被冰雨一瞬间切掉周围所有果树的果子的示威吓到。当滚落的果子骨碌碌地滑到灭神的诅咒的脚边的时候,灭神的诅咒决定把这个长发飘逸一身蓝衣的东方剑客列为第一观察对象。


灭神的诅咒很满意,微笑着开始吟唱:“欢迎你来我的死亡之门里做客。”


冰雨直接一个幻影无形剑糊了上去的事故我们暂且不提。


这之后他们俩就熟悉起来,灭神的诅咒发现冰雨平时都一副很洒脱的样子,实际上挺关注荣耀兵器榜,经常不由分说地拉着自己去刷BOSS。但由于冰雨的话实在是有点少,灭神的诅咒有时候不得不多说几句。


“怎么了,不想去啊?”


冰雨的剑刃在空气里一挥,半天才说:“千机伞,讨厌。”


 


3


 


灭绝星辰在半空中打了个喷嚏,洁白的翅羽落下些许晶莹的羽毛。


感冒了吗?灭绝星辰心想,应该不太可能,临行前晨露专门为他制作了预防感冒、治疗胃痛、祛瘀止血的各种灵药,生怕灭绝星辰在半路有什么闪失。


但其实武器不会生病。


灭绝星辰想了很久,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老实说他本来对兵器榜一点兴趣都没有,其实还有点介意自己的名字和其他的兵器排在一起。在灭神的诅咒一声不吭的往东跑之后,灭绝星辰也搬了家,他的理由可一点都不肤浅,东方有那么多神秘的药材和香料值得他探索,毕竟就连他的使用者都是用中药起的名。谁知他来之后声名鹊起,还拿过兵器榜榜首,这个事实让灭神的诅咒很不爽。


灭绝星辰觉得灭神的诅咒有点幼稚,明明自己是邪神却喜欢漂亮又灵动的东西。事实上以灭绝星辰的阅历,他有资本认为他认识的大多数人都幼稚,除了千机伞。


千机伞在今年横空出世,据说一直到去年为止都一直因他创造者的封印而沉睡,直到横空出世的另一枚荣耀大陆史诗级大BOSS君莫笑唤醒了他。灭绝星辰有幸和千机伞打了一架,然后不得不折服于他的奇诡变招和奇技淫巧,不知道那家伙能从他的袖子里掏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东西。千机伞闲闲架在肩上的那把红伞,时而聚拢时而翻折,进如却邪的矛尖无坚不摧,退似光明之壁固若金汤,千变万化,不一而足,招式变幻,其趣无穷。


更可气的是千机伞的那根总叼在嘴里的烟斗也能当武器,记得有一次荒火嚷嚷着要和千机伞单独打过,千机伞先一口烟迷了他的眼,再趁机用烟斗戳他的痒痒穴,赢得一点都不光彩。荒火非常不服,说:“你和哥哥打的时候怎么总是这么认真!这样不行不行不行!我们再来打!”


碎霜还没说什么,千机伞一根手指抵上荒火的额头,另一只手扶着烟斗,又吐出一口神仙气,笑道:“荒火还是小孩子嘛。”


碎霜有点担心弟弟会生气,结果荒火红着脸,不知道怎么被千机伞大魔王摆平了,这件事至今还是诸位兵器心中的未解之谜。


灭绝星辰这次还算积极的来到织银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千机伞说他也要去。千机伞和灭绝星辰有一次夜谈,那时千机伞很平静地告诉灭绝星辰,虽然他有最强之名,但正因他无可复制、无可超越、无可延续,所以伤了他创造者的性命,也极难被使用驾驭。而无论是千机伞还是君莫笑都仰赖叶修的操作和使用。


“他要是退役,你把我带走怎么样,我知道你喜欢收藏。”千机伞笑着往灭绝星辰脸上喷了一口烟。


灭绝星辰皱眉:“我拒绝。”


他难得安慰了一句:“祸害遗千年,你就好好活着吧。”


 




TBC




有一个支付宝口令红包:白总无敌最可爱


还有几个可以拿 祝大家愉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