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田|Powered by LOFTER
坑多人懒,只嗑不产。
人怂画功烂,垃圾透明日常po。
图片私用随意,商用禁止。授权相关私信不回复,不发原图。
请勿转载,包括站内和站外转载。
现充去了。

啊啊谢谢香草老师!QUQ完全就是我想的那个k黑的相处模式!理所当然的撒娇和宠爱……(;´༎ຶД༎ຶ`) 太喜欢了!!呜呜!!

香草君:

时间不足,终于赶在零点前完成了QAQ

蜜瓜生日快乐!

不过真的是时间不足啊,就一个小脑洞,什么描写都没有【

写一下超长时间联机那次K总的饭是怎么解决的【

=====================================

小脑洞

  Keller关掉直播后,纯黑和秒度还待在YY中,断断续续地聊了两句,大抵是还在争论到底谁背垫底的锅。

  秒度是个老实人,虽然偶尔语出惊人,但很少说话。纯黑就喜欢欺负这样的老实人。在Keller看来,他们两人都嘴笨,Keller一句话就能把纯黑说得哑口无言。已经十一点半了,Keller有点困倦,急着去睡觉,也懒得去插入这两个拌嘴拌得毫无技术含量的两人之间。

  秒度和纯黑两人没说两句,DU就闯进了YY:“呦,宝贝儿,还在啊。”

  YY一时陷入了沉默。Keller看出纯黑别扭地不想接这句话,便笑道:“哎呦DU,你可真是越来越弯了。”

  DU吹了一声口哨:“大宇你说这话好意思吗?”

  Keller道:“我和你不一样,我是直的。”

  纯黑一直没搭理这个话题。Keller估摸着纯黑该去洗澡了,又接着说:“那我下了啊,晚安。”他果然听到了纯黑紧接着的一句“我也下了”。

  Keller关灯,陷在床里,71躺在门外的客厅地毯上,早就睡成了一团。Keller正昏昏欲睡,手机响了,是微博的特别关注提示。一刷,得,纯黑因为家里停水没法洗澡导致没法睡觉了。

  Keller很艰难地把这两个逻辑连在了一起。纯黑这是干净到不洗澡都没法凑合睡觉了。Keller盯着这个微博看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忍住劝他的冲动。纯黑是个人他很明白,在这方面,纯黑固执到让人无奈。

  一夜无梦。

  一睁眼已经八点半了,Keller收到了来自秒度的短信,半夜四点钟发的。Keller暗想秒度又在这开始犯神经了,结果点开一看:“起床赶快上QQ,纯黑找你。”

  Keller的心脏漏跳了一拍,然后开始狂加速。他镇定地开电脑,装模作样地洗脸刷牙,只不过时间缩短了一半。等打开QQ,已经接近九点了。

  纯黑在对他狂轰乱炸,信息爆炸似的向他涌来:“起床了吗?”“快起床!”“我要打CS。”“勉强征收你做我的小弟。”

  Keller忍不住笑出声,联系上纯黑,两人没过几分钟就登上游戏。

  “你一直没睡觉?”Keller问。

  “没洗澡怎么可能睡得着?”

  两人打了十多分钟,Keller叹了一口气。

  纯黑疑惑:“叹气什么?”

  Keller翘起唇角:“我还没吃早饭,你等我一下,我去下面买俩包子。”

  “不行!”纯黑拉着声音说,“下一局马上就开始了,你离开了赢不了怎么办?”

  Keller戏谑道:“这个时候承认没我不行了?你就等我几分钟,我保证以最快的速度买完饭。”

  纯黑还是支支吾吾不愿意放人。

  Keller叹气:“这样吧,我邻居喜欢九点半下楼扔垃圾,我一会儿离开一分钟,让他帮我带几个包子。”

  “半分钟!”

  Keller笑道:“行,就半分钟。”

  Keller边打游戏边看点,听到外面有开门声,迅速起身开门,正遇到等电梯的邻居:“去扔垃圾啊?”

Keller长得很帅,脾气也好,邻居和他关系一向融洽,邻居说:“是啊,你今天起这么早啊。”

  Keller道:“有点重要的事情要做,对了,你能帮我买三个包子吗,就楼下那家店的。”

  邻居笑了笑:“可以啊,我扔完垃圾就去买。”

  Keller想了想:“一会儿我让71来开门,你把袋子系71脖子上。”

  邻居:“……”

  等邻居回来,71果然用爪子开开门哈着气等在门口,然后脖子挂着热腾腾的包子找到正在狂甩鼠标的Keller。男主人冲着71眨眨眼睛,取下包子叼在嘴里:“71真乖。”

  “你在说什么?”网路另一边的纯黑一头雾水。

Keller从嘴里拿下包子,温柔地笑道: “真乖~”

  纯黑选择沉默。

  Keller陪着纯黑打了很长时间,见到各种各样的队友,中间纯黑去取了饭,叼着馒头含糊不清地说话。听得Keller心痒痒,那时候已经下午一点了,Keller也饿得不行,他趁纯黑去放筷子的时间定了外卖。

  纯黑回来的时候,两人又排了两局,三个野人队友简直无情。Keller开麦严厉地指挥:“黄色去右边!包点!让你去你怎么不去!”

  闭麦就对纯黑无奈:“我不是让你去,而且你不是绿色么?”

  纯黑在偷偷地笑,还以为Keller听不见他在旁边捣乱,Keller急着给纯黑升级,也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过了半个小时,外卖到了。这时候队伍里只有Keller和纯黑在打,反而因为神配合慢慢开始赢了。Keller打到一半就接到外卖电话:“能送到楼上来吗?我多付你外卖费。”

  送餐小哥很有原则:“不行!”

  Keller道:“多加五块。”

  外卖小哥:“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Keller无奈地跟纯黑说:“你等我几分钟,就电梯一上一下的来回。”

  纯黑正在游戏里上蹿下跳:“去吧,你走了我好ACE。”

  Keller笑:“我让71在这盯着你,你要是打得不好,71跟我告状。”

  他用最快的速度下楼,取餐,上楼,还把正在地毯上打哈欠的71抱到书房电脑前,坐在自己腿上。Keller问纯黑:“怎么输了,看来你打得不怎么样啊。”

  纯黑哼了一声:“队友不给力啊,唉。”

  Keller笑:“刚才71就坐电脑前面目睹了全过程啊,71,要是黑哥打得不好就叫一声。”然后从外卖盒子里夹起排骨摆在71面前就是不让它吃。71急得“汪”!

  Keller心情很好,让71叼着排骨走了。他转身对纯黑道:“你看,71都知道你水。”

  “扯!”纯黑的声音忽然增大了,“你这狗和主人一个样!”

  Keller收到了微博的特别关注提示,纯黑刚才趁他取外卖发了微博,大意是说虽然已经来水了,但还不到睡觉的时候。

  劝纯黑早点睡觉的话在舌尖滚动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放弃了。Keller反而道:“71比你都聪明。”

  “小伙子,”纯黑拉着声音,“再来!”

  Keller一勾唇:“来啊。”

  吃晚饭的时候,Keller其实就已经很累了,他陪着纯黑打了十个小时了,但是纯黑没有说要走,Keller也不想走。他的状态非常不好,但还没到他主动说再见的地步。

  直到晚上8点多钟,纯黑开始不听地打哈欠。Keller道:“你该去洗澡睡觉了。”

  纯黑意犹未尽地还想继续。

  Keller温柔地哄他:“明天吧,还有明天。”

  纯黑这才下了YY。Keller也紧跟着登出游戏,这时候秒度上了YY:“就你一个人啊。”

  Keller的声音有止不住的疲倦:“我该去睡觉了。纯黑刚走。”

  秒度的语气有掩饰不住的惊讶:“你这个基佬。”

  联想到白天的举动,生平第一次,面对秒度的嘴贱,Keller竟无言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