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田|Powered by LOFTER
坑多人懒,只嗑不产。
人怂画功烂,垃圾透明日常po。
图片私用随意,商用禁止。授权相关私信不回复,不发原图。
请勿转载,包括站内和站外转载。
现充去了。

谢谢世界第一可爱的洒B!第一篇k黑给了我哟!炒鸡炒鸡萌啊可恶!!这个k仙气都要溢出屏幕了QAQ 爱你!求后续!!!


花洒Vio:



给瓜b的 @vanished 爱蜜瓜!!!!!








生日快乐!!!!










——————————————————————

















这日,程家小少爷程墨携一小队人马从泰安走完亲戚正赶着回家,谁料行至山中竟是碰上了一众山贼。刀光剑影之下,众人为了钱财非得拼个你死我活。








双方缠斗之时,有人眼尖的盯上了衣冠华丽的小少爷,操着大砍刀就飞身扑了过去。








程墨一惊,忙一个打滚躲了开来,回头一看那人气势汹汹,一副不宰你不罢休的凶煞嘴脸,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往树林里跑。








奈何这山贼常年在山中生活,翻山爬树根本就是家常便饭。程小少爷喘不上气的跑了好远,回头一看那壮汉仍死追着自己,大砍刀一路上残害不少花花草草,自己这颗根正苗红的好草眼瞅着就要变成下一个了。








前头便是山了,程墨汗流浃背已是体力不支行不了多远的路了。当下左顾右盼起来,支起耳朵细细一听,不远处隐有潺潺的流水声,料想应当是有一条小溪了。








溯着声源处跑去,见确实有水,但却是条河流,水势颇急,面上白花花的一层水沫子,瞧不分明这底下有多少乱石嶙峋。








“哼!你个小崽子还想跑!老子现在就给你一刀,送你去见你阎王爷爷!!!”








身后雄浑的叫骂声越来越近,程墨慌不择路,咬咬牙一头扎进湍急的河水之中。








水比想象中要来的深,本来已做好了一脑袋磕石头上的准备,这会儿竟是发觉在这水里伸直了脚却仍踩不到底。








程墨浑身被水包裹着,水下比面上看着更是暗流汹涌。他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怀抱之中,不由得竟是感到很安心,张嘴妄想要舒爽的叹一口气,却是灌了一嘴的水进来。








正当这程小少爷幡然惊醒,心中涌上强烈恐慌,手脚并用的挣扎着要扑腾出水面之际,忽感有人提着自己的后襟将他一把拽出了水里。








程墨大喘着气跌坐在河岸边的草地上,抬头看那不算温柔的救命恩人。








只见那人一袭白衣,挽了袖子和裤脚立于水中,身姿挺拔,飘飘然竟好若仙人一般。他面上挂着笑,眼里满是有趣的打量着湿漉漉的小少爷,勾了勾嘴角,笑道,“本想在水里打条鱼吃,谁料竟是打上来个小少爷呀。”








这人的声音竟是比那些个乐师拨瑟击缶来的还要好听。程小少爷脑袋尚不清醒,只知道愣愣的盯着眼前这人问上一句,“你是何人?”








“我?”那人轻快地跳到了岸上,“你可唤我大鱼……宇,咳,大宇。”








“哦,”程墨不过随口一问,并不强记下这人到底叫什么,他平日里使唤人使唤惯了,开口便是“那你快带我去换身衣服吧,我这一身湿乎乎的真是难受死了。”








大宇笑着暗道这人说话真是好生不客气,幸在这模样确实是生得好,白瓷样的脸上一双眸子里仿佛盈了潭水又好似装进了春天,眼波流转无端开出桃花生起一阵涟漪。说话又是端了一副糯声软语,叫人事事都只想顺了他的意。








“好好好,你可莫要嫌我那屋子简陋,我这便带你去就是了。”















行了不远,便见岸边有一简朴雅致的小屋。








屋前栽了颗小树,向着河流的庭院里置放了两张摇椅和一藤编小桌,屋外的竹竿架子上晾着些腊肉鱼干。山间风声鸟鸣好不惬意。








“这是些干净的衣裳,”大宇领着程墨进了屋,先是给了他一条麻布擦身,接着又从柜子里取出一套白色的衣衫,估摸了一下他的身量,抿嘴说道,“不过,兴许是大了些。”








“不碍事,我自个儿把边角折一折就是了。”








程墨将大宇推出了门外,三下五除二的赶忙把身上湿透的衣物脱下来,拿着麻布擦干身子,换了那套衣裳。








诚如大宇所说的,上身后着实是长了些许,衣摆曳在地上,不说糟蹋了衣服,这日常走路都能把自己给摔一个跟头了。








程墨像个姑娘似的提着衣摆开门唤大宇,“那个谁!……大宇,你这衣服也太长了!”








大宇看他那副眉眼低垂的模样,笑着去屋里拿了剪刀,屈膝半跪在地上,干脆利落的替他把过长的衣摆剪去。








程小少爷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大宇,这人眉目俊朗,和平日里见着的那些个下人俱是不同,这般姿态倒是叫人禁不住红了脸。








“好了,这样便是合适了吧。”








“嗯…嗯,”程墨只是垂头盯着衣摆,不去看他,“有劳了。”








大宇手指翻飞,将那剪下的布条编成了一朵繁复的花,递过去,问他,“你要不要?”








“不要,我又不是姑娘。”








“那便扔了去了。”说罢,便把那布花丢在了门旁的草地上,“时已近晌午,小公子可要一起用午饭?”























TBC








阅读至此,感激不尽。








写的辣鸡辣鸡真辣鸡啊QAQ唉






  1. 瓜田花洒SaSa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世界第一可爱的洒B!炒鸡炒鸡萌啊可恶!!这个k仙气都要溢出屏幕了QAQ 爱你!求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