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田|Powered by LOFTER
坑多人懒,只嗑不产。
人怂画功烂,垃圾透明日常po。
图片私用随意,商用禁止。授权相关私信不回复,不发原图。
请勿转载,包括站内和站外转载。
约稿自带价。

谢谢打败的投喂so好吃!!!等我!!!这个撒娇的大猫一样的k...好苏!!!就暂且原谅他昨天的怂((ntm

大白听金缕:

* 昨儿个K总属性另一面暴露的产物

* 本来想写的萌一点 可惜把梗毁了 qwq

* 送给 @vanished   蜜瓜开心一点 答应我即使不好吃还是要喜欢我 orz



正文如下



臆想段子(1)

 

纯黑这个人,装逼耍帅虐粉扮可爱,没有一项不得心应手,但他怕鬼完全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K跟他厮混这么久当然深谙此道,非常乐意宠着他的这个弱点,毕竟这样就能拥有一个调戏惊慌失措的纯黑的大好机会了。

但纯黑不知道,之前陪他语音玩恐怖游戏时一派悠然自得云淡风轻的K,实际上也对这种用怪力乱神炮制人心的游戏敬谢不敏,甚至还有些怕。

这天是逃生2发售的日子,纯黑在微博上被艾特了无数回,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好认命地买了碟准备出实况。彼时他和K已经住到了一起,在后面壮胆的人自然不再是妈妈,而是义不容辞的大宇。

K看到纯黑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他怕,“要不咱们就不玩了呗,非得这么折磨自己呀?”

“唉。”纯黑颇为无奈的叹长气,“我也没办法。”

“哎~”K学着纯黑拖长音叹气,“那我就陪着你吧。”

“你当然要陪。”纯黑向来是最会演绎“恃宠而骄”四个字怎么写的,一边在PS4前摆好阵型一边婆婆妈妈的跟K交待,“一会儿我开麦你别乱说话,还有别在后面一惊一乍的吓我,我都怕我本来没被吓到就被你吓着了。”

K自然连声说好,伸直腿把纯黑整个纳进他的领地范围,顺手虚虚搂住他的腰,勾着脑袋对着纯黑的耳朵说话,呼出的热气喷在纯黑的耳廓上,“就这样陪着你好不好?”

纯黑陷在这个密不透风的怀抱里,后背和暖烘烘的胸膛熨帖在一起,舒服得让人根本不想离开。但他当然不会坦白他多喜欢这种拥抱,哼哼了两声就开了游戏。

“大家好,欢迎大家重新回到巨山精神病院,我是纯黑。”

逃生2和前作一开始的区别不大,背景也是同样的巨山精神病院,一开始纯黑完全不怂,在还算明亮的地方玩耍的相当愉快,“我觉得我的胆子比以前大多了啊……”话音还没落就被花式打脸,黑暗里冷不丁窜出一个疯子硬生生地把他的嘚瑟憋进了嗓子眼,“Fuck Fuck Fuck快跑快跑快跑!”

后面的10分钟完全是一场噩梦,等到纯黑好不容易找到个柜子躲进去,这个K偏生要凑到他耳边,对他用气音慢慢说:“你旁边那个柜子里有东西。”

这把纯黑那个吓的呀,刚才让他迷恋的温柔直接被脑补成鬼魂幽冷的呼吸,还是近在咫尺的那种。纯黑立刻就把手柄给扔了,还一不小心碰开柜子门,屋外虎视眈眈地疯子毫不留情地冲进来把主角拖出去弄死了。

“你你你,你妹!”纯黑干脆关了麦,他的声音因为刚才的高度紧张微微颤抖着,仔细听似乎还带着一丝哭音,“K都怪你!”

K好笑地感受怀里人的颤抖,“我说的没错呀,不信你等会再回去看,你旁边那个柜子里绝对有东西,我都听见声儿了。”

“……你当这是CSGO?!”纯黑被K搞的很愤怒,如果逃生里唯一的安全港——柜子爸爸都不再安全,那这个游戏真是没法玩了。可真让他再去玩一遍,纯黑又是万万不敢的,万一真来一个开门杀,他只怕真的要吓的尿裤子。纯黑看到在桌上挺尸的手柄突然心生一计,他把K搂着他腰的手往前拉,然后把手柄放到K手里。

“你来玩,我看着。”

“我……”K少有的沉默了一会儿,“我玩你也不能录成实况啊。”

“看你玩一遍我就没那么怕了,快快快,快证明刚才那个柜子里有东西。”

K无奈,只好接过手柄,“你说你怎么这么怂,打个游戏还要我来。我怎么会害怕呢?”

过不了一会儿纯黑就意识到让K操作恐怖游戏是个错误,因为他简直比游戏本身还会营造气氛,走到一个房间一定要先系统的讲解一遍房间的结构,有什么要开的机关一定要一本正经的问纯黑好几遍诸如“我开了哦?”“你要是不害怕的话我就真的开了。”“你不害怕啊?”这样的话,闹得纯黑要气急败坏地强调几次真的不害怕之后才会动作,然而往往这样的行为真的会伴随着怪物的追击,纯黑冲着屏幕往往被音效和画面吓的措手不及,几次下来几乎被吓到崩溃。

“不行……你等等……”纯黑面色苍白的在刚刚那个柜门前败下阵来,“还是我来开吧。”

“害怕?”K的声音从来都是那么好听温柔,就像是邀请少女跳舞的王子一样,胸有成竹又彬彬有礼,即使刚才吓他的时候也一样。

纯黑转过身,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声音下投了降。

“怕。”伴随着这句话的是纯黑紧紧抱过来的动作,K不得不认真反省这么乖顺听话的纯黑是不是真的被自己吓过头了。

“来,看我。”K的五官被PS4发出的淡淡的光照亮,“亲我就不会怕了。”

嘴里嘟哝着有多远滚多远的纯黑鬼使神差地把嘴唇和K贴到一处,然后仿佛真的从这个平常的不得了的动作里得到了什么安慰似的,唇分时脸色也好多了,粉嫩嫩的格外讨人喜欢。

“把手柄给我吧。”

纯黑接过手柄之后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为什么手柄都湿了?”然后他顺手一模K满手心的冷汗,怔愣三秒之后纯黑反应过来了。“你他喵的,你这么怕还吓我?!”

K自知事情败露,还白白讨了个吻,估计又要哄这人好久。“我怎么会害怕呢?…………好好好我确实有点怕…………唉我怕行了吧…………你亲亲我我就不怕了……”

至于纯黑是怎么炸毛叫K滚、还给他买了一沓恐怖游戏叫他通关等等,就是后话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