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田|Powered by LOFTER
坑多人懒,只嗑不产。
人怂画功烂,垃圾透明日常po。
图片私用随意,商用禁止。授权相关私信不回复,不发原图。
请勿转载,包括站内和站外转载。
约稿自带价。

泪奔啦……谢谢伟大的墨总裁!!!完成了我任性的心愿……呜呜…噗通人老师辛苦了……我能卖身求个噗通视角的小甜饼吗?【nitama】

墨洛温:

【摸了个鱼】


请勿以任何形式转出lft平台,RPS不要捅给真人


复习季作死的我啊…… @无色透明人 普通视角的夫人和散人……试图从普通老师的视角脑补了4月3号陆散普小黑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能连接开头的“道歉”和结尾的“换电脑”的最合理的剧情发展了……谢谢夏小墓同学陪我精分,你肯定能看见我不艾特你了2333


Note:纯属脑补一句话也别当真!以及对新月没有任何恶意,全程都是努力避免提到他的。


——————————————


“普通你给我看看电脑吧。”


“行,我等会儿把链接发你,你要哪个价位的?”


 


“普通我这个网还是链接不上你看一下,一直播就断了,挂VPN也不行。”


“那是你设置不对,你把设置打开我给你说。”


 


“普通你把夫人那个材质包也发我一份,我也想看效果。”


“……你带不起来,卡死你。”


 ……如此这般已经半个月了。


日本东京,某个阴雨连绵的早晨,随着陆夫人终于被他家母上从电脑前拎起来踢去睡觉,彻夜的MC联机直播也终于在早上7点宣告了结束。


普通从电脑前面站起来,伸了伸懒腰。隔着厚重的遮光帘,卧室里依然是一片昏暗的样子,而他看着已经退出联机的MC界面,苦笑着摇了摇头。


真是自作自受,这就叫做……自己做的孽,跪着也要把游戏联下去……


看了看时间,他还是决定先去找点吃的东西再睡,好不容易放下了一件牵扯半个月的心事,人总是特别容易在放松的时候有食欲。


3月31日,那天东京也是个这样的雨天,缠绵的细雨和噩耗几乎是同时到达的。YY里面一片死寂,只能听到散人拍着桌子小声压抑的哽咽,偶尔有那么一两声哭腔没有忍住从频道里漏出来,惹得公屏也是一片“散人摸摸头”和“QAQ”。


后来散人退了yy,再后来,一个叫神奇陆夫人的黄马悄悄挂进来,大概是看了看发现紫马不在,一句话都没说,悄悄退了出去。


他那时候正好开着公屏,苦笑着看到那行“[神奇陆夫人] 进入 [游戏直播室] 频道”的通知,视线再移到上面,黄马却仍然是平时挂机的那几个。


秒进秒退,大概只是来确认一切正常。


不得不说,夫人虽然被招惹的时候脾气爆一点,出了这种事情,分寸拿捏得还是相当合适——他都不敢想,如果刚才散人情绪崩溃的时候陆夫人跑过来,情况会失控成什么样子。


毕竟以前的那些事啊……也是一笔解不开心结互相误会的烂账。


然而那时候他也没想到,散人竟然会去写那么一篇长微博——哦,一篇还不算,小号又写了一篇更要命的。


散老师你……你这……可还行啊?普通觉得如果表情可以直播,自己现在一定是那个经典的“笑cry”的表情。你基友A就算了,不是真正入圈深的也不知道你那鬼基友A是谁,小号那个你是想怎么样!


他嘴角抽搐地扫了一眼屏幕右下角,QQ标志正在踩了电门一般疯狂跳动,七八个QQ群的标志轮流闪来闪去,晃得他有点眼晕。


试着点开了那么一两个,果然扑面而来都是QAQ的气息。


眼不见心不烦地,普通关上了QQ消息。然而他视而不见,不代表事态不会继续发酵。到4月2号的时候,随着两条新的长微博,整个圈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掐架的转黑的玻璃心的QAQ着泪奔的,数不胜数。


普通翻了翻散人小号,叹了口气。


4月3日早晨,连续几天的小雨终于停了,东京迎来了一周以来第一个晴天。


普通懒洋洋地抻着腰,听yy频道里气氛温和地闲聊吐槽,散人开着麦挂着,并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然后管理员列表突然闪了一下,一个黄马挤了进来。


“哎,夫人来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普通其实难得的有点忐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些长微博的句子还在脑子里转,平时明明起哄都数他最欢实,这次却莫名觉得自己都有点替那两个并排在一起一紫一黄的名字尴尬。


结果……还没等他和其他人再说什么,散人反应出奇的快,二话不说拽着陆夫人就跳下了最底层上锁的频道。


直播室目瞪口呆地安静了几分钟,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开始笑,零零星星的笑声很快连成了一片。然而,他也没机会直到上面准备吐槽什么了——紧接着,散人把他也拽下了小黑屋。


喂,我……不是……你俩这干什么啊!


“那个……夫人。”他都没来得及说什么,散人已经开口了,才说了这两个字就哽住了,平静了几秒才接着说下去,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夫人对不起。”


大概是小房间里没有人,陆夫人也没有像平时在频道里那样语气活跃地耍宝卖萌,可能也是猝不及防,他下意识地“嗯?”了一声,停了几秒才问:“散人怎么啦?”


声音不大,没有上挑的语调,听起来……莫名地可靠和成熟。


“……我……就是……那个长微博……”散人的声线听起来抖得厉害,普通总觉得,他这样子,是没办法正常地把话说完的。


又是十几秒的空白,散人说不下去,夫人就沉默地耐心等着,频道里只有深深浅浅的呼吸声和白噪音。


最后普通终于看不下去,觉得再这么等着,今天他俩大概就不用从小黑屋出去了,无奈之下越俎代庖:“嗨,他吧,就他那长微博,夫人你看没看?”


“嗯,看了。”陆夫人回应,“然后呢?”


普通简直无奈:“然后你没发现有一群人来黑你吗!不是……夫人,你就没想想他们为什么突然来黑你吗?”


陆夫人停了半晌,慢半拍地问他:“总不能是因为你那长微博吧?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普通恨铁不成钢地拍桌子:“怎么和你没关系,和你最有关系了夫人——”


“普通你等会儿。”散人到这里大概终于控制住了情绪,打断了他的话,声音还是带点沙哑,“夫人不知道当时……他是怎么想的,我没和他说过。”


普通目瞪口呆。合着……陆夫人被看不惯了这么长时间,散人你都自己扛了没让他知道原因?!


他默默地关上了麦。


行,您厉害,您大爷,您自己说吧,我说不出口了。


“还有别的长微博……说你抱大腿。”散人颠来倒去终于是把话说明白了,“……反正……夫人对不起,我写的时候真的……我没多想,我那会儿……没过脑子,我没想到粉丝们……对不起夫人,不是……我就是……”


“我知道。”陆夫人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声音还是低低的,听不出什么情绪波动,“我知道散人。”


“夫人对不起,我……”


普通默默地捂住了额头,挣扎了一下,又把麦打开了:“散人,你别光对不起,你拉夫人来小黑屋听你说个对不起?说有内容的。”


“夫人我没觉得你到大腿,”散人的声音突然就急切了起来,“从来没有,我……夫人我喜欢和你玩的,不主动找你是因为……她们总刷才……我知道好歹,谁对我好我都——”


“散人。”


陆夫人沉声喊了他一声,打断了他近乎碎念的自言自语:“你啊。”


普通关着麦“嘶”了一声,因为这死活说不到重点且画风清奇的对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深刻的觉得无力吐槽。


然而当事的两个人毫无自知之明,仍然在自顾自的说:“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有想法你说,你不说我上哪知道啊真是的。你自己想,我要想抱大腿,我那会儿直接就抱12了知不知道?”


普通清楚地听见散人抽了抽鼻子没有说话,而陆夫人那边似乎也顿住了,停了几秒没做声。


普通觉得自己终于看不下去了。为了这个对话能进行下去,决定在沉默中爆发:“不是,你俩差不多就得了啊。夫人你不就想说你也喜欢和散人玩吗?你直说不就行了,一句话的事儿,赶紧说完上面还那么多人等着呢!”


“毛笔玩意儿。”散人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带着鼻音反驳了一句,“他净在12那儿玩那破梦塔防了!”


“……哎哟我天啊,你还有脸说!”


陆夫人的声音倏地上了个八度,普通默默地调低了电脑声音。


“那是你不换电脑好不好!我和你说多少次了,你换个电脑咱有一裤衩游戏可以联!”


散人沉默着没有马上说话,陆夫人也不急,从他那边一直传来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普通最小化了yy窗口,顺手刷了一下微博,然后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普通你干嘛呢,笑啥你?”


他用了十几秒稳定住声音,一边笑一边说:“那个,散人啊,你去看看微博哈哈哈哈哈!”


又是十几秒的空白时间,然后散人突然开朗起来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真的是炸响。


“普通,你帮我看看电脑吧,我下周换一个。”


……我……散人你……普通人默默地关了麦,认真考虑了一下现在装听不到的可行性。


——所以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你多嘴!


YY40598308的常驻技术员默默吐槽了自己一句,然后他听见自己非常没骨气地开了麦,说了一句:“好,那个,散人你告我预算,我等会儿给你链接。”


 


不过,算了。


吃饱喝足爬上床准备睡觉的普通人,在意识沉入梦境之前,迷迷糊糊地这么想到,就散人这性格,现在还能好好玩都是奇迹了,你俩……开心就好吧。


——fin——

  1. 瓜田墨洛温 转载了此文字
    泪奔啦……谢谢伟大的墨总裁!!!完成了我任性的心愿……呜呜…噗通人老师辛苦了……我能卖身求个噗通视角